晨鐘暮鼓 簡靜安樂——探訪鼓峰涌源寺

  • 湄洲日報  

涌源寺。

本報記者 蔡昊 攝

閩安

說到莆田佛教“四大叢林”,一般人都知道廣化、龜山、梅峰和囊山,這“第五叢林”的說法,產生于上世紀四十年代。“第五叢林”指的是鼓峰涌源寺,坐落于涵江區江口鎮官莊村,位置在大帽山脈東南麓的羅埔,知道的人就不多。

這幾年,江口的蒜溪公園名氣大了,那里山水好,又是僑鄉,有許多僑居被文化人租住了,還有福莆古驛道、朱熹草堂、迎仙橋遺址被挖掘出來。村莊里有很多老樹。廟宇里有很多傳說。遠近游客絡繹不絕,尋幽覓勝,驚喜不斷。

涌源寺就在此地。后山崗呈鼓形,故稱鼓峰;門前有一巖泉,日夜長流,故名涌源。如果要追溯其源頭,那最早的一股泉水,是宋朝建炎年間(1127-1130)始建的一座觀音亭。涌源寺的觀音亭,至今尚存一只橢圓形石盆,據考為宋朝文物。

那天遇新雨后,蒜溪水漲聲響,流水潺潺,翠綠茵茵,和風暢暢,站在溪岸上,碧波清影,一片安詳寧靜,往事如同煙霧彌漫開來……

涌源寺在近代聲名鵲起,被人稱為“第五叢林”,得益于一位高僧。

開山祖師章祥法師,清咸豐九年(1859)出生于莆田縣江口鎮上后村。他幼有佛緣,十幾歲投身福清石竹山禮無諍法師出家,受臨濟宗法脈。法師在福清多年,功成后飛錫來此,尋蒜溪之泉清,感鼓峰之靈秀,發愿興建叢林。他住鼓峰數十寒暑,只穿一件海青色布衲,勵修苦行,十方募化,建成鼓峰涌源寺。寺院占地面積9畝多,建筑物中軸線由山門牌坊、天王殿、大雄寶殿、法堂向后延伸,高度節節上升,視野日日開闊,兩旁廊廡布列井然有序,信眾一時云集。

章祥法師以苦行立世,農禪結合,自給自足,于是宗風大振,遠近聞名者紛至沓來,機緣投合者收為弟子。據說法嗣七十二人,法名仁字輩,世稱“鼓峰七十二仁”。其中以春仁、懷仁、竹仁三位法師為最著名。春仁繼師住持本山,光緒年間重建大雄寶殿;懷仁創立江口鎮石獅村西來寺道場;竹仁創建黃石后果寺道場。

除本地外,涌源寺法脈還傳播到境外,如今還有在臺灣弘法的徒子徒孫,如第五世的妙禪、第七世的凈心、第八世的文寶、玄空等。在馬來西亞吉隆坡、檳城等城市的廨院、下院有觀音亭、廣福宮、普門廟多處,以及印尼的多處寺庵。1979年,馬來西亞僑僧印空、性空回國考察祖寺。1983年以后,陸續回祖寺參拜的有馬來西亞的祥空、能空、明空、金亮和印尼的意空等。

江口鎮新前村的普陀庵,在民國年間創辦了女尼學校,當時名聲在外。南京國民政府主席林森為該庵手書“志潔行芳”牌匾至今尚存。1986年,莆田縣佛教協會于該庵開辦女眾佛學班三屆,七年培養女尼一百余人。

涌源寺客堂懸掛著不少書畫作品,一組莆田二十四景國畫,是1983年新殿開光之時周秀廷繪贈的。我們在寺院見到九十高齡的凈空(音)老和尚。法師談到自己的一生,多有感慨。他出生于1938年,祖籍忠門鎮,民國時期出家于黃石沙堤后果寺,說到出家因緣,法師實話實說,“我做和尚呀,是為不被抓壯丁。”當年兵荒馬亂,他家五兄弟,被國民黨抓壯丁抓走2個,父親怕他又被抓走,就送他出家。當年他才15歲,一個大孩子,就這樣進了寺廟。

文革期間,寺院被毀,僧人無家,凈空還俗了十年,回鄉當了農民。他說他這個和尚,在特殊時期還了俗,還參與了當年的農村建設。大隊干部發動群眾建設紅山水庫,他跟工作組一起,穿著和尚服,與群眾一起出工勞動,總是干最苦最累的活。黃石圍海工程,他也穿著和尚服參加,抬石頭,筑堤壩,表現十分突出。由于他個頭大,力氣足,肯吃苦,給人留下好印象。當年江口鎮黨委書記王天全,還幫他做媒,使他有了一個家。

成家后開頭那些年,他兩頭都有牽掛,后來孩子大了,他回寺當了住持。如今他老了,把住持之位讓出。

那天在寺院不久,幾個僧人陪我們到處轉,讓我們參觀以為最寶貴的歷史陳跡,大雄寶殿里供著佛,祖師殿里供著開山祖師,然而涌源寺給人的感覺還是寂寥了。這個“第五叢林”已非往昔。可花開墻外,也無法細表。我們只能說,鼓峰涌源禪寺,雖經風風雨雨,依然香火不斷。晨鐘暮鼓,梵音舉唱,簡靜安樂,百年如一。

0203曼联vs皇马中文